我搬家了!請點這裡繼續
(工具邦 技術提供)
我搬家了!請點這裡繼續

以下有大雷(其實也沒有什麼解析,只是大略把劇情打出來而已)

影評請參考:【有雷影評】《血觀音》一叢嬌豔卻萎糜的彼岸花

 

 

 

[片頭]

    成年棠真在記者會上接到年事已高棠夫人的病危通知,含著淚對電話說:「救救她。」

 

[起]

1.

    棠真帶著觀音像去畫室叫棠寧起床,結果發現棠寧正與兩個背上刺青的緬甸人做愛,名為段忠和段義。

    棠真因為棠寧往她方向看了一眼而嚇一跳,轉頭發現林翩翩正看著她。

2.

    棠真與翩翩拿著觀音像回到棠宅,並拿給客廳的棠夫人和林議員夫婦,觀音像盒子用京都高級布料包著,準備送給院長夫人。

    棠真接到電話,說院長夫人已經下交流道了。

3.

    棠真和翩翩在庭園中四手聯彈歡迎院長夫人,兩人感情看似很好。

    院長夫人、議員夫婦、議長、議長特助、縣長夫婦、棠夫人和棠真在涼亭聚會,棠夫人打開給院長夫人的觀音像後發現觀音右手斷裂,急忙說:「菩薩幫夫人擋災了,碎碎平安,歲歲平安。」院長夫人:「我會有什麼災呀?」眾人一陣尷尬。

4.

    棠寧來到亭中,與院長夫人打招呼,棠家三口身穿深藍底(棠寧較深,夫人棠真較淺)、繡著紅色彼岸花的洋裝,院長夫人脫口而出一家三代,後來改成一家三口。(其實是故意在酸棠夫人把孫女變女兒)

    院長夫人說近期流行的Buffet像是在乞討一樣,殊不知身後庭院裡其他賓客正用著Buffet。(笑)

5.

    棠真連忙跑到廚房要廚房更改菜色,廚房殺魚時發現魚肚裡藏著魚販嬤送來的紅包(由於魚販孫子因棠家的幫助找到報社工作),紅包被隨後而來的棠寧拿走,裡面是某種金飾。

6.

    秀蘭瑪雅客串表演歌手在晚宴上唱《純情青春夢》。(其歌詞與本片劇情有許多關聯,像是送你到火車頭、女人也有自己的願望、只驚等來的是絕望⋯等,有興趣的可以去找來聽聽)

    棠真與翩翩找到在牆外等著翩翩的Marco,棠真推著翩翩上牆時,看著牆外Marco的眼神不一般。

    同時,喝醉的營建署官員自稱「淫海小清流」來與亭中用餐的官員們打招呼,被棠寧帶走。

 

[承]

1.

    棠夫人、林議員夫人、縣長夫人和議長特助在林議員家的高爾夫球場喝下午茶,縣長夫人稱讚議員夫人脖子上的玉珮很搭自己的白色洋裝,棠夫人說林夫人要是把整套戴出來更氣派。(這段可連結到[轉]5.)

    此時棠真與翩翩正在遠處騎馬,棠寧對用望遠鏡看著翩翩的林議員說:「不要把女兒盯太緊,小心她變成未婚媽媽。」(暗示棠寧因棠夫人成為未婚媽媽,而棠真則是棠寧年輕時叛逆在外生的小孩。)

2.

    在大人們的視線之外,翩翩和Marco在小屋外的躺椅上打情罵俏兼躲雨,棠真坐在不遠處聽著錄音帶學日文,時不時看著翩翩與Marco,嘴裡重複著:「好寂寞。」

    翩翩發現棠真正偷看著他們,便對Marco說:「棠真是下流的女人,會偷看姊姊,不,是媽媽做愛。」Marco便大聲回:「原來真真拿~麼色哦!」

    這時棠真的馬MoMo醬突然往山裡跑,棠真起身追過去,翩翩和Marco依然在原地笑著。

3.

    棠真全身溼答答狼狽地牽著馬回來,林夫人問真真Marco有沒有幫她找馬,真真回答:「有阿,翩翩有幫忙。」翩翩則在一旁瞪著她。
(林夫人想套真真的話,藉此得知翩翩和Marco兩人的關係,原本真真回答翩翩有幫忙,但後面推翻成真真回答:「有阿,翩翩和Marco有幫忙。」導致Marco被趕出林家,從這可看出棠真非常忌妒林翩翩)

4. 

    林家當晚凌晨被歹徒滅門,唯獨林翩翩身受重傷,且每人口中都被塞入糖果,警方視為專業殺手的印記。

 

[轉]

1.

    隔天一行人到醫院探訪昏迷的林翩翩,每人都對昨晚發生的事表示震驚,縣長夫人說昨天晚上大家才在棠家吃晚餐,氣氛融洽。(後來才知道當晚在棠家有衝突,議長、縣長和院長在林議員負責的農會貸款炒地皮的事差點曝光,議長和議長特助狠狠修理了報社記者一頓,隨後眾人全被棠夫人趕出棠家,不歡而散)

(因此,棠夫人為了不讓自己掏空農會30億到麗水買地的事曝光,把林家滅口)

2.

    警察署長和負責此案的廖隊長也到林翩翩病房,議長特助提議到附近餐館邊吃邊聊,署長說要處理公事婉拒,但之後與廖隊長到棠家吃晚餐。

    餐桌上才知道署長與棠將軍是舊識,棠寧要敬廖隊長酒被拒絕。

    廖隊長說案發當晚發現與林翩翩有情感關係的Marco離開林家後並沒有搭上火車,反而返回林家,所以案件朝著情殺方向偵辦。(後來才知道Marco返回林家是因為想回去拿被林翩翩藏著的身分證和護照,同時翩翩也傷心地拜託棠真拿證件到火車站給Marco,棠真在樓梯上摔了一跤,但兩人並沒有遇到)

3. 

    隔天棠真在棠家後院發現Marco,所以叫他躲進平時棠寧使用(但因棠夫人發現她在裡頭抽菸而被禁止進入)的畫室中。

4.

    新聞報導營建署的淫海小清流被人發現自殺身亡,他妻子捧著遺照對記者說他不可能自殺。

    棠真每天到病房跟翩翩說一周大事,醫生說有人在旁邊說話翩翩比較容易醒來,除此之外,棠真回家後也跟Marco報告翩翩的狀況。

5.

    棠夫人陪著縣長夫人在服飾店試穿衣服,並在一旁提供意見,縣長夫人說稱讚林夫人玉珮好看的當天晚上,林夫人就把家裡整套飾品送了過來,但現在發生這種事,不知道該還給誰了。

(這段其實滿重要的,原本棠夫人與林議員一家串通,要背著院長、縣長和議長掏空農會的錢。但棠夫人看到在縣長夫人說飾品好看,林夫人馬上把整套送過去後,發現林家想討好與棠夫人敵對的勢力,而這裡可能就為後來的滅門案先埋了顆種子)

6.

    隔天棠夫人、議長、議長特助去幫林夫婦選塔位,遇到自殺的小清流妻子,她很篤定丈夫的死一定跟議長有關。

    棠夫人請小清流妻小來到棠家,妻子說要是先生真的自殺,絕對不可能把遺書上兒子的姓名寫錯,請求棠夫人幫忙還他個清白。

    棠真回憶起先前曾看到棠寧逼問營建署小清流為什麼彌陀開發計畫被移到麗水,導致眾人的錢被鎖在彌陀,小清流回答那是上面的決定。(後來才知道原來是棠夫人勾結高官從中作梗)

7.

    棠寧跟棠夫人說,棠真最近好像在畫室藏了一隻貓。(顯示兩人皆知道Marco躲在畫室)

    棠夫人幫棠家三口訂了衣服,準備穿去林夫婦的喪禮,結果被棠寧發現她多買了一件性感睡衣。棠夫人便對棠寧說廖隊長目前單身可以考慮看看,這件睡衣也能給妳穿,棠寧很生氣的拒絕,並對棠夫人說怎麼不把睡衣拿去給妳的新任公主棠真穿穿看?(這裡暗示棠夫人希望棠寧以肉體拉攏廖隊長,及棠寧的不願意)

8.

    林翩翩清醒,但還沒辦法回答廖隊長問題,旁邊的人說要再給她一點時間。

    廖隊長遇到正要離開的棠真,問她林翩翩與Marco的關係,便從棠真那拿到翩翩的日記,得知Marco與翩翩非常相愛。   

    棠寧騎車把被廖隊長問話的棠真回家,並對廖隊長說:「小孩清楚什麼?要問話也該問我。」 (棠寧開始進攻廖隊長)                     

    回程順路約棠真下車陪買顏料,棠真把安全帽丟著轉頭就走。(顯示棠寧其實很想與女兒相處,但因棠夫人把她變姊姊的關係,棠真很氣這個沒辦法照顧她的媽媽)

    不過棠寧在家中抽屜找顏料時,有發現棠真在上面寫著:「喝酒會變瘋婆,抽菸奶會爛掉。」(表示棠真還是愛著棠寧的,不過拉不下臉當面表達,是屬於愛在心裡口難開的類型)

9.

    新聞報導院長夫人因為資金流通,與農會貸款炒彌陀地皮的事通窗事發,大大影響了院長選上主席的希望。縣長夫人、棠夫人等人也被傳喚到地檢署說明,棠寧帶血壓藥要丟給棠夫人,但棠夫人沒撿到。(看出棠寧雖然被棠夫人如此對待,但還是非常愛棠夫人,不過她並不知道棠夫人背後其實有牽扯此案)

    到了傍晚,在地檢署外的棠寧打電話詢問失蹤的段忠下落,廖隊長來與棠寧搭話,棠寧馬上裝哭擔心媽媽來隊長博取同情,廖隊長拿有滷肉飯的衛生紙給棠寧擦淚,兩人相視而笑。

    隔天隊長約棠寧詢問眾彌陀官員的事,棠寧請隊長喝麝香貓咖啡,並拿咖啡豆來比喻炒地皮,把屎越炒越香但終究還是屎。

10.

    警察在山區發現除了段義以外,另一個背上刺青的緬甸人屍體(也就是段忠),並在車上找到那塞在林家夫婦口中的糖果,證實段忠和段義為殺害林家的殺手。

    棠寧到警局,送棠夫人要祝警員順利破案的觀音像,並問廖隊長怎麼沒有人幫他縫扣子來勾引廖隊長,但看到牆上貼著段忠屍體的照片後心裡一震。

11.

    棠寧與廖隊長做愛。(期間喊的帶我到那裡,顯示棠寧其實很想脫離棠夫人的控制)

    回家後,棠夫人正在與報社編輯通電話,暗示與媒體也有勾結。 

    棠寧喝著酒找安眠藥被棠夫人阻止,棠寧逼問媽媽有沒有參與彌陀地區炒地皮,棠夫人否認,但爭吵時棠寧被酒瓶碎片割傷了手。

12.

    林翩翩在病房因呼吸困難死亡,棠真緊急去找醫生但為時已晚,衝出病房時正好遇上棠夫人。(後來才知道其實翩翩氣絕前有跟旁邊的棠真求救,但棠真視而不見,到翩翩斷氣後才急忙通知醫生,而這全被病房外的棠夫人看見。至於棠真彎腰要撿蘋果那段,我認為是說書人給棠真的考驗,最終棠真撿起了蘋果,代表她走向了那條無愛的道路)

    因為翩翩已死,棠夫人回家後打開Marco藏匿的畫室,對浴缸裡的白貓說他自由了,而Marco躲在畫架聽到後,便到警局投案。

    Marco與林翩翩冥婚,表面上是個感人的故事,但背後卻是棠夫人要讓大眾對林家滅門案失焦。

 

[合]

1.

    警察查到以農會貸款買的地,最終都登記在棠寧的名下。(後來才知道是棠夫人吞了30億公款,還把女兒當人頭拿公款買麗水的地)

    廖隊長在辦公室發現棠寧縫好鈕扣的襯衫跟一封信,信封裡裝著兩人做愛的偷拍照片。(封口)

2. 

    棠寧到菜市場找魚販嬸結果攤上沒人,到魚嬸家後正好聽到議長特助與幾位黑衣人正在質問魚嬸作為人頭在麗水買地是誰指使,魚嬤只好照實回答是棠夫人,而棠寧在震驚下急忙落跑,並在途中遇到來找棠寧的段義。

    當晚棠夫人收到魚嬤送來的魚,只是魚嘴裡插滿了子彈。(議長特助在警告棠家可能有血光之災)

    晚餐時,棠夫人提議三人應該到香港拜訪親戚幾天(避風頭),棠寧拒絕並回憶年輕時曾被棠夫人「遺忘」丟在香港某別墅中,與「神豬」相處一個禮拜,暗示棠夫人的肉體利用已經不只一次。

3. 

    隔天議長特助因為從魚販口中得知棠夫人表裡不一在麗水買地,便約棠夫人到KTV談判,特助威脅棠夫人如果能吐出30億便能給棠家人平安,而棠夫人只說了句:「對不起,我插播。」便把畫面切到特助與特助手下把淫海小清流綁走的攝影機畫面,風水輪流轉。

4.

    同時,棠寧與段義到學校接棠真放學,車上請求棠真與她一起搭上段義準備的船逃去緬甸,棠真答應但假借打電話給補習班請假,其實撥給棠夫人告知棠寧準備出海的事。棠夫人要求兩人趕緊回家,而棠寧不肯,最後棠夫人只說了一句:「妳不要害死妳女兒啊!」就掛了電話。

5.

    棠寧與棠真坐在海堤上等著段義安排的漁船接送,棠寧說很對不起之前沒有好好照顧棠真,現在為了妳好我們一起到緬甸發展,棠真喝了口水吐在棠寧臉上說:「我是為妳好?我系為你好?妳們母女都一個樣。」棠寧在傷心之餘解開兩人的手銬,便往漁船走去,臨走前大喊叫棠真要「活得像人樣」。

    隨後棠真在離開海岸時,海上傳來一聲巨響,轉頭看到棠寧與段義的漁船在烈火中燃燒。

    此時棠夫人正在棠家對供桌念心經與往生咒。(顯示她殺害棠寧也沒有悔意,反而希望棠寧一路好走別再糾纏)

6. 

    棠夫人對身旁男人說:「如果沒有狠,哪來的淡。」

    棠夫人邊畫蝴蝶邊與身旁男人嬉鬧,可以看出兩人的親密,此時新聞播著原本與立法院長競爭主席的馮秘書長,因為院長收賄事件成為目前呼聲最高的主席人選,而電視上馮秘書長照片似乎與棠夫人身旁的男人非常相像。(其實就是同一個人XD)

7.

    Marco被警方證實清白和與林翩翩做完冥婚後,準備搭火車回台東,棠真也在月台與Marco道別,但發車後棠真決定勇敢追愛而跳上了火車,並在車廂裡吻了Marco。

    Marco拉著棠真手到了尾節的載貨車廂,告訴棠真接吻要伸出舌頭便強吻了她,棠真反抗後被Marco強暴,Marco說這都是林翩翩和老闆娘教的,才知道Marco受到翩翩控制與林夫人的性暴力。

    隨後Marco穿上褲子離開,棠真拖著被脫到腳踝的內褲,崩潰地跳下火車。

 

 

[片尾]

    成年棠真趕到醫院見了棠夫人的主治醫師,並撕毀棠夫人的放棄急救同意書後進了病房。

    棠真坐在棠夫人床邊,告訴棠夫人她一定要長命百歲,棠夫人只能在床上發出輕微的哭喊。(這時蘋果又出現了一次,但這次成年棠真並沒有把蘋果撿起來,反而被幼年棠真拿走,就代表雖然棠夫人的壽命已到,但棠真選擇用現代醫學延長了棠夫人的生命,讓她體會這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痛苦。)

   也就是片尾「世上最可怕不是眼前的刑罰,而是那無愛的未來」的完整體現。

 

 

◎歡迎到我的FB專頁按讚◎ 如履的電影筆記

◎更別忘追蹤我的Instagram◎ 如履的電影筆記(looryfilmnotes)

如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2) 人氣()